清尧澜墨

新门派沧海。。。。真被我奶中了????

酷爱第一人称写文,代入感超强。剧情就不容易卡。就是文笔不好的话会导致别人看不下去。以及疯狂苏主角。

林鹤连先生同我眼里的姑娘们。

要我说女孩子呀,各有各的漂亮法。
有的眉目清泠,像是一整季的雪水都融在了她的眼睛里。
有的酒窝甜蜜,她笑一笑漫山遍野的风声都要消息。
有的天生绵软,你朝她挨过去,像碰着了一团云。
有的发汗时竟能生出浅浅的香气,散在天地间顿觉云销雨霁。
如何不漂亮呢? 
她若是瘦,你便看她伸懒腰时优雅得像天鹅抻颈。
她若丰盈,你便看她日光底下肌肤亮起时有多绮丽。
她若生斑,你便赞她漂亮得发光上帝这才在她的眼角鼻翼投下了淡淡的影。
她若佝偻,你便赞她小小只多秀气刚刚好搂在怀里。
你瞧,女孩子生来就漂亮得不讲道理~

功德簿番外——与沫

很难受。其实很早就看完了。又看一遍还是难受😖。说不出话来。有空再写书评。明明是无cp来着就是死活萌了这对。不是找虐么!

细雨飘飘洒洒,青黑色的墓碑安静地伫立着,平凡普通,丝毫没有因为墓碑所代表的那个人的身份加上任何特别的装饰。上面除了寥寥几行字以外,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那个人依然笑意融融十分温暖,却已然与世长辞。

一束白花摆放在墓碑前面的石台上,纤薄的花瓣上挂着雨水,宛如一串串的泪珠,空气中那种异样的潮湿,让人呼吸之间都感觉到酸涩和痛楚。

一个人半蹲在墓碑前,凝视着照片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忽然就感到痛得无法呼吸。

心神失守之下,控制着身体细胞显露出的苍老模样瞬间就模糊了,白发变黑,皱纹抚平,皮肤上褐色的斑点消失,手背凸起的血管平复,略有些浑浊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眨眼之间,墓碑前这个原本看上去行将就木的老人忽然就变成了一副二十出头的青年模样,但他自己却完全没有注意这一点。

他凝视着照片,金沄的那些话在空旷的心房中来回地响。

“家父三年前就去世了。”

“他走得没有痛苦。”

“前一刻还躺在摇椅上晒太阳,说今年院子里的勿忘我开得特别好,要拍下来等您回来以后看看,下一刻就停止了呼吸。”

“墓里只有一套旧衣服,骨灰……按照他生前留下的遗嘱,火化后骨灰都洒进大海了。”

“家父曾经说过,如果他去世了,就把这个盒子交给您。他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知道在他活着的时候您绝不会答应把这件东西收回去,但在他死后,希望它能够成为守护您的力量。您走的这条路,前途多凶险,万望您珍重。”

“他走得……很仓促,除此以外,并没有留下什么话。”

他的身体晃了晃,很快又稳住。容远闭了闭眼睛,用身体挡住雨水,小心地打开盒子。

最上面,是他曾经送给金阳的《功德簿》伴生神器叶脉书签,下面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包括曾经写过的书信、过生日时送的手表之类的。容远一件件翻看着,过往的记忆在脑海中一点点苏醒过来,有些随手送出的手工课礼品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没想到金阳却全都留着,但即便如此,这样小小的一个盒子,也还没有装满。

盒子最底层,放着一个拇指大小、褪色很严重的廉价的蓝色塑料小海豚,容远蓦然一怔,往事如潮水而来——

“小孩,你叫什么?”

“金阳,你可以叫我阳阳。”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小远!小远!不要走……”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独一无二!谁也比不上!”

“一世人,两兄弟,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蛋,哥哥这辈子总会罩着你的——谁让你比我小一个月零一天呢!”

“又不吃饭!算我求你了,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行吗?实验能比你自己的命都重要?”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不需要你跟我解释全部实情,只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了。”

“我信你。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

“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看见同样的风景。”

“这是我儿子,可爱吧?来来来,抱一下……别怕别怕……把脖子托住……感觉是不是很奇妙?”

“小远,你有没有考虑过结婚生子?好吧,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你知道吗?在看到这孩子的一刹那,我感到整个世界都不同了,我希望你也能知道这种感觉。家庭,家人,孩子,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有可无,当你真正拥有它的时候,你就知道人生有多么巨大的不同。”

“我很担心你,小远。”

“好好活着,别死了!”

“欢迎回来。哈哈,十年不见,我已经老了,是不是有点认不出来?”

“好久不见……小远,我怎么觉得你老得有点快?”

“嚯!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我刚切了西瓜,要不要来一块?”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别忘了给我送束花……这么绝情?茶也别喝了,还我!”

“这次离开多久才能回来?……注意安全,别总把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

“再见……哎,我发现你一次都没有跟我说过再见啊,这不公平!……嗯?还有‘再也不见’的意思?哈哈哈哈……聪明如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网上这种乱七八糟的说法了?好吧……原谅你了……哈哈哈……”

记忆的最后,定格在昔日某个午后的操场上,少年满头是汗,笑容却灿烂如朝阳。

雨水不知不觉停止。

容远单手捂住眼睛,已然泪流满面。

from《功德簿》最终番外。未获授权。侵删

如果没有能把人捏扁的力气,就努力学习。想要能力只是有要保护的人。

早年我给你唱过的歌

风是伴着柳絮飞的

然后与声与光与色一同远了

若你见过什么是经久不变

那必是

石绊着草

水羁着鱼

天空留下鸟

可你是风是洋流是我的约束不住

你不曾等我

我也不是坐着

渐行渐远间

我与花儿不相见

然后各有各的生活        

喻文苏专用起床闹钟。

     在叶清大大微博搬来的。这大概是关注福利23333,不知道有没有人发啊。我就附个链接。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yc/3371625 

就好像会天长地久

        文章在贴吧已经发过一次了,默默搬运到我空荡荡的lofter里来。

      现在是黎明前,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不过千万别闭眼,因为不敢直视黑暗的人,也看不到明天的第一缕光明。

     公元1868年,即明治元年,黎明已经到来。长洲藩一个种满樱花树的村落。樱花开时,总落得满地,飘飘洒洒的好似初冬的雪,细腻可爱浪漫的紧。高杉爱银,这个土得要死的名字就是我的。高杉晋助爱坂田银时,又土又直白,也算是浪漫的要死,浪漫的要死……

         坂田银时身材高挑,白皙皮肤,整个人一天到晚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一头卷毛也总是乱蓬蓬的。而高杉晋助,怎么说呢,是个极英俊风流的人物,偏偏还爱穿花纹繁复的紫色浴袍,露出一大片春光,是以如此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爱偷偷拿眼瞄他。要说他们两个同时走在大街上,乍一看不配,仔细看看,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很容易便看的出来,除了身高不同外,他俩实在是太过相似了。他们有些相同的眼神,相似的表情。默契的好像两人身体里住的是同一个灵魂。用我矮子老爹的话来说就是:银时那家伙啊,撅起屁股来我就知道他爱什么体位。

          说来我也不是他俩亲闺女,开玩笑嘛,两男的,就算把菊花捅穿了,也造不出个娃来。我是我乡下妈妈桑坂田氏从他家门口捡到的。听矮子老爹说,坂田妈妈桑他总是会捡到一大堆麻烦东西。比如一副眼镜,一个外星大胃美少女,一只巨型狗狗,甚至是和自己长的一毛一样的,吓到自己都差点怀疑人生的小婴儿,还有一个机器女仆的脑袋,不过啊,他捡的最麻烦的东西果然还是我。两个大男人,一个废柴大叔,一个中二晚期,要给一个女娃娃洗澡换尿布什么的。所以每次江户来的眼镜叔叔看到我,都会一脸欣慰的摸着我的头说:“爱酱被他俩带大没有长歪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听人说检验做人成不成功的唯一标准是:来参加你的葬礼的人数有多少。那这样看来坂田妈妈桑做人做的很成功呢!今天家里来了好多人啊。呵呵。没错他死了,那个叫做坂田银时的男人死了。那个家伙对自己小孩一点责任都不负就这样死了。混蛋啊!看着手掌中的水渍。啊嘞,天,在下雨吗?

        要死,眼睛里进了雨水。好痛好痛啊。左眼怎么也睁不开,好像瞎了。以后要不要用绷带把眼睛给包起来,就像矮子老爹那样,看上去还比较酷炫。

      我看向他,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有很久了,好像是从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倒下之后,就坐在这了吧。“老爹,你怎么不哭啊,你不爱他吗?”他愣住了,过一会才反应过来,好似受到了惊吓,对于我这样的问话。“是啊,我不爱他,我最讨厌他了。我嫌弃他嫌弃了一辈子,记得太深,八成是连下辈子都要和他纠缠不清了。”我却笑了,这人傻了:“哪里来的下辈子?傻子老爹。”“会有下辈子的,你白痴老妈还在那里等着我,所以说我最讨厌他这点,做什么事,总是不和我商量,一走了之,好像就知道我一定会去找他一样。他这家伙还真是自信呢,不过他还真的有这个自信的资本,因为我会去找他,一定会去,无论上穷碧落下黄泉。所以说,你可别在哭了,在哭可就没有眼泪为我送行了。”他自顾自的说,我却不听,都是一群混蛋。“你骗人,你什么病也没有不会死的。”他摇头:“爱酱,你不知道,我得了一种名叫坂田银时的病,早已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所以我会死的,今天就会。”我没再说话,他叫我爱酱,我却怎么听都觉得是在叫我哀酱,悲哀的哀。

           他声音不大,只有我听见了他说的话。他一向说话算话,我得守着他,让他那也不能去,我知道是我自私,可是连他也走了,叫我怎么办?把客人送走之后,我便学他样子泡了壶茶搬了把小椅子坐在他旁边。喝了一杯又一杯,他依然静静的坐在那,一点自寻短见的端倪也没有。拇指不停的摩搓着那把叫做洞爷湖的木刀。紫砂壶里早已没了茶水,夜已深了。离十二点还有几分钟,他怕是不能兑现他说的话了。见他还是没有半点动作才略放下心来,再去泡壶茶。堂屋中的自鸣钟当当的响起来,把我吓了一跳,已经十二点了。突然那只睁不开的左眼湿润了起来。怎么好好的流眼泪了呢。滴在才盛了清水的茶杯中,慢慢晕染开,好似一片红云。笑,他果然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自己临摹的鹿晗,那两足球是槽点。